點閱: 102

「我要透過無止盡的付出才能得到愛」是我自己以及許多個案經歷中都有的議題,以下分享三個案例。
我自己的案例有分享在:重新連結母愛的療癒
療癒方法:心靈引渡人-陪你“渡”過困境,“引”你到彼岸(單次計價/語音或當面)

個案A:對母親的愧疚感形成的無止盡付出

在利用上述「連結母愛」的療癒方法時,個案回憶起因為自己是在美國出生,當時父親在美國念書,母親只能協助車軍服的方式賺錢,需要搬重物,且個案出生後,媽媽就罹患了罕見的血管炎(據說是台灣當時前幾個患病的),而且個案出生後也使用了一陣子的氧氣罩,也有氣喘,這一切其實肇因於深層的愧疚感,覺得媽媽如果沒生我,她就不會生病了,因此有需要用力呼吸的現象,覺得自己並非在期待中生下來的孩子,而的確在他成長過程中,因為小時候健康狀況不佳,施打類固醇的關係,肥胖的體態也總被嘲弄,生命經歷中也有過想輕生的念頭,而且有記憶以來,就在擔心媽媽的身體中長大,沒有童年,隨時守在廁所外害怕媽媽昏倒,成長後也比起爸爸和哥哥,是對媽媽付出最多的一個,把媽媽扛在身上,為了媽媽的生病贖罪
從童年到成年,也一直習慣付出,覺得唯有付出才能得到愛,例如:童年時為了避免被欺負,買飲料請同學;成年時,不惜花大錢追求心儀的女生,但是卻被食髓知味與棄之無味。
而他的母親在出生時也進了氧氣箱(個案的出生複製了母親的命運),且同天,風雨雷電交加,外公也於當天過世,因此被認為是掃把星,尤其在重男輕女的普世價值觀下,被覺得是男生就好了,被比較也很辛苦地成長,在婚姻中,也是扛起比較多經濟責任的角色(這點個案也是)。
他的外婆是外省人,有嚴格的軍人爸爸與慈母,對爸爸有些疏離與害怕,但爸爸對外婆是不錯的,因此我療癒的是外婆與她爸爸的關係。
透過一代代的療癒,傳承無條件的母愛回到個案身上,也讓他適時歸還不屬於自己的責任,因為他長期背負整個家族的責任在身上,也造成膝蓋不好的現象。他覺得自己的存在就是為了要照顧人,無論是媽媽或是自己的家庭,沒了這份責任似乎就沒有活著的意義。
接下來個案必須練習的,是找到自己生命的意義,先把自己的生活過好,必須要學會:尊重父母的人生課題與他們的命運,不用全攬在自己身上,不需要無止盡付出,也值得擁有愛,也本來就是被無條件愛著,存在的本身,就是愛!

個案B:(歷史層/前世療癒)犧牲奉獻才能得到愛

個案本身是敏感體質,在被我療癒後也成為非常優秀的希塔療癒師,而近期找我求助的是關於之前看到當天使時的悲慘故事。
以下是故事內容,真偽不重要,重要的是相關的信念以及情緒。
由於他的爸爸走入黑暗天使那派,他從小就被嘲笑欺負排擠被貼標籤,因此他從來沒感受過父愛,愛的匱乏驅使他必須不斷力爭上游來證明自己的實力,才能光宗耀祖,洗去父親帶來的惡名。故事場景是他終於當上了天使軍團的指揮官,必須跟黑暗天使戰鬥,因為黑暗天使慫恿人類去血祭(殺死自己的第一個嬰兒祭神),也讓人類有神是殘酷的、神是邪惡的相關信念。
但在戰場中,他看到自己的父親,也看到自己的父親被攻擊,或是攻擊光明天使的成員,他非常心痛,也痛恨造物主為何讓他面對這樣的事實,最後他挺身而出,抵擋父親的攻擊但不還擊,願意讓父親收回自己的命,因為命也是父親給的。
到這裡有非常多的難受、心痛、憤怒、自責與愧疚感。
所以他有怨恨人類愚蠢的相關心念,其實好處就是把這一切苦難怪罪給人類就好了,藉由逃避,他可以不必面對這些殘酷。
而藉由詢問造物主到底要他學會、領悟什麼時,得到的答案是:「凡事總有一體兩面,黑暗天使是用他們的方式,自願透過犧牲,去讓人類揚升,某種程度就跟目前的新冠病毒一樣,用一種負面的方式教會人類用愛、團結戰勝恐懼,因此造物主尊重每個存有的自由意志。生命並不一定非得經歷挑戰和苦難才能成長,也不一定要透過犧牲奉獻,尊重每個靈魂(即使是父親)的選擇與自由意志,無須要拯救誰,相信每個人都能為自己的決定負責。」
後來我們再用 連結父愛的療癒 方法,去釋放這個故事中父系的悲劇,個案感受到爸爸看待祖父時,感覺祖父是很嚴厲的,也才會把祖父的型態看成是造物主,認為愛是嚴厲的,愛會帶來痛,以及犧牲是為了得到愛,而且祖父喪偶後就一崛不振,爸爸一直覺得祖父不愛他,沒有被看見,所以才會為了求認同,走上了黑暗天使之路。
我們將這樣世代的家族詛咒與誓言都拔除,請造物主重新下載愛的定義,後來個案感受到父系祖孫三人和諧相處,充滿愛的畫面,我請個案詢問,「要如何做才能結合靈魂使命邁向成功?」也得到造物主的訊息:「愛是自然的流動,只要每天保持喜樂、快樂,保持健康,祝福與感恩食物等,愛就是自然而然的存在,無論是想要豐盛富足或是其他的心願清單,都會因為同頻相吸,被吸引進生命中。」所以的確是不需要透過無止盡付出得到愛:)
我也請個案念愛自己的宣言,幫愛自己做個宣告。(來自愛與神聖空間的Safina老師)

個案C:愛令人不安

個案本來在處理金錢相關的議題,連結到的是歷史層(故事之後有機會再分享),但後來詢問個案,如果已經擁有一切,還有沒有什麼會擔心的?他回答:戰爭、生病等外力不可控的因素,覺得會被掠奪,並且有害怕、恐懼、不安、無助、無未來與絕望的感受,請個案回想從小到大的經歷中,有沒有類似的感受,他想到母親小時候在跟父親爭吵時,總是鬧自殺,有次說要自殺後就離家出走,他遍尋不著,請舅舅幫忙,也找警察協助的經驗,當時有害怕失去母親、緊張不安、無助的感受,非常沒有安全感,而且也因為小時候父母會打他.就有愛會受傷、愛令人痛苦相關的信念。(跟上一個個案事件不同,但信念相同)
因為個案對母親的不安全感,會牽絆著他生命中許多面向,因此必須持續從不同層面療癒跟母親的關係。我請個案去釋放小時候受驚嚇的自己感受到的情緒,安撫這個受傷的小孩,陪著這個小孩,療癒他的心,也讓個案去尊重父母的劇本,他已經盡了小孩應盡的責任。
最後,再請個案念出對父母的宣言,結束這次的療癒。(來自許瑞云醫師的書)

每個人的生命故事不同,但都可以藉由療癒的過程去鬆開這些看似死結的過往,如果你也有類似的議題,歡迎私訊粉專諮詢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