點閱: 71

在做自我療癒時,因為債務、金錢困境這塊處理了很多次信念,通常清理之後會開始有一些新的收入,一旦感覺收入卡住,還是得常常清理,直到我療癒到父母的層面,才有恍然大悟,且死結整個鬆開很多的感覺,以下簡述我的療癒歷程。
因為我感覺自己不自覺把父母親的債務跟負擔也背在身上了,因此就深入去看見並療癒釋放。

回到小時候的我自己,感覺父母的困境

父親:覺得自己很辛苦,埋怨房子不是他的名下、不斷換工作、抱怨老闆。
母親:努力並沒有被感謝,還被質疑,為了家總是得挖東牆補西牆,且有超過十年的時間,大多數的錢都奉獻在宗教上。
因為感覺到母親有深層對人生的埋怨,因此藉由心之歌釋放所有悲傷,記得當時我哭得很慘,有種「怎麼把人生活成這樣」的感覺。
後來又感覺到(並未求證,但我出生日期是父母登記結婚日期不到半年),我的出生是母親的意外懷孕,一開始是不被期待的,在無奈、無力、委屈之下,只好開始一個家。我開始去釋放在母親及我身上壓抑的委屈感。
釋放差不多後,觀想將父母與我身上的重擔拿下,再想像父母各自活出理想人生是什麼光景,感覺父親仍然熱愛爬山,母親則投入靈修課的懷抱。再觀想全家一起去玩時,我又淚流不止,因為我們從小到大似乎沒一次全家一起去玩過,我還想到小時候,當老師要我們交全家福照片時,我只有跟媽媽弟弟的合照,還自己把爸爸的照片身體剪下,貼到那張合照上…
最後再感覺這些債在觀想中是如何?
感覺到在錢堆裡泡著,父母也一起抱著錢堆。

回想小時候印象深刻的用錢事件

我一直忘不了的是,當大學時期去找打工,被當時贊助學雜費的親戚知道時,他們問我原因,我不經思考地就回答:「想買包包鞋子」,結果當然被罵到臭頭,還直接被斷了贊助,因此開始借學貸。
但當我深入去發掘當時的自己內在的情緒(憤怒)時,才發現原來有:怨恨原生家庭無能為力負擔我的學雜費,必須要卑躬屈膝、看人臉色、無法辯駁的感覺。
我感覺腳上有鉛塊,拖著整個家前進。當情緒釋放完後,我觀想自己拿掉腳上的鉛塊,並且請父母原諒我、祝福我,允許我活出自己的人生(在這裡時我也大哭),請他們相信我,當我可以輕鬆向前進時,我的豐盛富足自然可以流回家。
當我觀想父母幫我從我身上拿走不屬於我的責任時,我忽然發覺,原來看似不孝(因為從大學開始就北上,並且疏於跟家裡連結)的背後,其實是孝順,因為我用承擔/活出家族命運的方式(不知不覺背負大筆負債),來表示我也是家族的一份子,於是我要允許自己無法/不用承擔,並且看見並尊重父母課題就好了。
當我真正看清楚上述的兩個事件,我才真正釋懷並感到輕鬆許多。
我想也是釋放完上述的事件後,我在自我療癒的路上,又有了一個里程碑,才可以再看到更深層的靈魂層議題。
後續再分享。
許多人生問題或困擾的根源,都在原生家庭,我們常不自覺背了父母的責任與期待,而停滯不前,如果你想要有個機會前進的話,歡迎跟我預約療癒。
心靈引渡人-陪你“渡”過困境,“引”你到彼岸(單次計價/語音或當面)